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旅行1个月前发布 小萝卜头
17 0 0

夏至与梅雨携手同来,端午和假期翩然而至,当你赴了一场烟雨朦胧的约,方才觉得时光虽流逝了,但毫无悔意呵。

第一次近距离地碰上江南的梅雨季节,原来只是存在于文人墨客诗词间的传言,真切体会后,便发现除了被洗得发亮的叶片,还有泥土中挣扎出的植物的香气。如果只是隔窗观雨,池塘里的蛙叫和堂前的麻雀,都是争唱雨晴的主角。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趁着短暂雨歇,踏着混着黄泥的路,田里的水涨起来,禾苗嫩得吸满了汁水,整个世界都充斥着水声。天上的雨滴在车顶是聒噪的,溪水从淙淙变成浩浩汤汤,连路边的水沟都满溢到山路上顺势流淌。

谷坦水库

行车去仙居的谷坦水库之前是想了很久,一来见近几年大家的评论说水量渐少风景大不如昨,二来雨势太大不想冒险。后来转念,千里跋涉而来若不去定会后悔的,遂亦成行。从县城到水库也就22km,在平时也半个钟的事儿,可雨大到即使把车前窗雨刮开到最大频率,仍然抵不住雨像谁家水龙头坏了似的哗哗地淌。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到水库居然是上山的路,蜿蜒又曲折,还有一段甚至是挂壁路,雨水从山边冲下来形成瀑布,车就从边上驶过,不小心被水砸到车顶便是“虎躯一震”。到了导航所在的目的地,下车来一分钟,即使是撑着伞都是衣衫尽湿,赶紧上车继续往前开。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水库目前好像在维护,有个项目工程队,但是项目队所在的地方堪称世外之地。门外老树参天,推开虚掩的木门,青石板的地面配上淅沥沥的雨声,我差点以为自己会碰上修仙故事里的隐世之人。

曾经记忆中画面里的谷坦水库水杉淹没在水库里,水上森林即视感;而今虽然雨势极大,水却没蓄起来,导致水位下降,漏出了泥土和滩涂,水杉孤零零地在泥土上独美。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失望,但既然行至此,总还是报了些希望,虽然渺茫。庆幸的是,今年台州仙居的杨梅是真的好,处处梅子硕果累累,杨梅叶子被雨水洗得锃亮,抖擞得很。

失落的心情只有美食才能抚慰了,于是五脏庙开始“大开杀戒”。

海鲜面

4只大明虾,两只小黄鱼,两大块鱼肉,几只蛏子,十几个蛤蜊,蛋皮若干,黄花菜若干,一大碗(约三两且还可无限续)的面条,只要19.9元。

就冲这个价钱,还有什么不满足呢,唯一不满足的是窗外的景致里古旧的白墙被水泥墙挡住了,少了些韵味。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仙居浇头面

15元一碗,两个人够吃饱。作为仙居八大碗之一的浇头面,不麻不辣但是汤头浓郁,浇头是现炒的,镬气十足,蛋皮豆皮豆干加上手擀面,可以吃出食物本身的味道。不加辣椒,加上当地特有的“酸汁”(我看了一下配料就是醋+盐+水),很有味。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咸酸饭

这个和川渝地区的“忆苦思甜饭”或者是“箜饭”异曲同工,把四季豆、土豆等耐煮的蔬菜,和切成丁的腊肉香肠放在一大锅焖熟。老板会建议你加一块咸肉,一下子这碗饭就阔气不少,不过我加了仙居当地的小肠卷。这碗饭10元,说实话不便宜,毕竟在我们这里的火锅店,这玩意儿可都是免费的。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嵌糕

现点现做的嵌糕,是我慕名而来的吃食。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外皮是糯唧唧的像年糕一样的一整块,普通的素菜版本的是8.5元,其余的丰俭由人随你加。五花肉、猪大肠、鸡蛋…….挑好以后剁碎,包在一起,我们包了太多料,花了40块钱。切开两半一人一半,一上午都是肚子胀鼓鼓的。

再加了一份海鲜豆腐脑,台州的豆腐脑是会问你要咸还是要甜的,所以咸甜党得以共存。甜豆腐脑加的是红糖水,咸豆腐脑是海鲜口的,有小虾米。

吃完饭我们驱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偶然在路上拍到这样一幕:

台州:百越地,梅子黄时雨

为生活奔波的人呀,都不容易。在台州的这几天正好是俄罗斯发生混乱的时候,看到新闻的时候感觉不太真实。

我们90后这一代人成为社会主力后,世界不再是那个高歌猛进的年代了。就像这雨中前行的大哥一样,等不到梅雨结束只能往前。

本文收录于{Macin}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