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气渐荣巷街

自〇二年八月往荣巷老街拍摄以来,间或曾有游览,但未曾再记。今专程前往,却因家人提议,欣然附议而已。

老街未有大变,但整洁依旧。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

白墙漆上了旧无锡荣家人的印记——茂新面粉厂、开源公共汽车、公益中学晴雨操场,等等。

烟火气渐荣巷街
印记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

有意思的是不远处还漆上了旧时《荣巷生活报》,内容很有时代气息,有国货展、荣德生谈建设大无锡、拆城墙建新村、茂新面粉厂促销活动等等。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生活报》

还有荣毅仁夫妇结婚的启示。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生活报》

以及江南大学开学典礼的海报。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生活报》
烟火气渐荣巷街
读书小景

荣巷基督教堂,十年来也未曾有变。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基督教堂

还没走多少路呢,某人就要祭五脏庙了。去一家网上风评挺高的人气餐馆,店外没几辆车,推门一看竟是爆满,服务员很不耐烦的说前面还有六桌,不要等了。

烟火气渐荣巷街
济济一堂

罢了,隔壁的私房小菜馆吃个清静吧!

烟火气渐荣巷街
隐榆阁

老板娘看着五十来岁,富家范儿,风韵犹存。大堂只有两张桌,开店仿佛是她解闷散心的手段。

烟火气渐荣巷街
隐榆阁

第一个菜点得不好,后悔就不应点她写在门口招牌上的预制菜,油味太齁了。

烟火气渐荣巷街
酸汤金针菇黑鱼片

后面的时菜,倒是都不错。像杏鲍菇牛肉粒,甜咸香浓,有那么些大厨的风范。

烟火气渐荣巷街
杏鲍菇牛肉粒

一道四喜面筋,又甜又油,吃出了经典本地乡下风味。

烟火气渐荣巷街
四喜面筋

最为地道的,可能是这道香干炒水芹,乃久违的滑嫩与清香口感。一般饭店轻易是不会做这样有浓重江南水乡风味又容易吓跑年轻客人的菜的。

烟火气渐荣巷街
香干炒水芹

店外不远处一树红花绽放,红得如此不真实。恰有旁问:“这是真花吗?”老眼昏花、信口雌黄的回答说:“当然是假的。”可上前一看,这分明是繁盛的粉梅一株……

烟火气渐荣巷街
粉梅

其实走访老街的趣味不在新修的饭馆,而在探访仍有街坊的老宅。

而今,昔日的繁华已经不在,原有的旧貌依然还在,老街两旁的清水砖头砌就的楼房、灰砖墙门、窄弄堂、深天井和一处又一处的低矮的民居共存于斯,那些原住民(主要是老头和老太)和租住的外来客,在这片平时显得有些清寂、落寞的地方,其乐融融地生活着,老底子的事情和旧有的味道交织而成的烟火气,依然在荣巷老街上弥漫着,弥漫着……

张颂炫. (2023-02-06). 荣巷老街上的烟火气. 江南文化播报.

荣巷东浜85-89号低矮的平房,让我想起了乡下的祖居,又想起了儿时曾去过的许多处老宅。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东浜85-89号
烟火气渐荣巷街
老人
烟火气渐荣巷街
老宅

荣巷西浜107号是荣启祥宅,堂名宝庆堂,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建造。门头和马头墙砖雕很有特色,目前是省文保建筑。我忽然发现十一年前也曾拍过它烟火气渐荣巷街,是缘分吧。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西浜107号
烟火气渐荣巷街
老宅
烟火气渐荣巷街
马头墙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西浜92号、87-88号

荣巷东浜37-41号荣安国家族故居,建于民国时期,是荣氏“润记商号”荣安国后裔所建。俗称五间头墙门,外墙是石库门一般连体的五户人家,极有特色。内有仪门,砖雕题字“惟善为宝”、“修身齐家”、“万木涵春”、“仁该万善”、“主敬集义”等。天井后为厅堂,两边各以木板相隔,遇婚丧吉庆则卸去木板,五间连成一大厅。中间披屋为灶间,前有天井。二造为二层楼房,后门朝南,青砖灰瓦,数十年间未有大的变化和损坏,现仍有居民居住。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东浜37-41号

荣巷东浜37-41号前的小广场上,聚集了不少老人。

烟火气渐荣巷街
小广场

广场北侧著名建筑是荣巷东浜13号荣月泉宅,风格外中内西,颇具特色。荣月泉(1868-1942年),为李鸿章开办的上海电报学堂的首届学生,曾任台澎电报总局总办(局长),后任镇江电报局局长、申新四厂厂长。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东浜13号

这些荣氏的后人,是否常追忆起他们祖上的荣光?

烟火气渐荣巷街
闲聊的老人
烟火气渐荣巷街
菜地
烟火气渐荣巷街
老宅

曾用来搓衣的水泥板,如今孤寂的蜷缩在角落里。

烟火气渐荣巷街
搓衣板

绕到主街上,这是荣巷的龙脉之地。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街125号

荣巷街82号曾是街上有点名气的老酒小炒店。大门紧闭,老人们忙着在里面筑方城呢!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街82号

荣巷街68号是这里的理发店之一。

荣巷老街最最兴旺时,曾经有10家剃头店。其时,荣巷老街的核心街区也只有380米的长度,可见,当时人气之旺。现在呢,虽然不复当年之盛,但是,在荣巷西街58号到121号这段不到50米的距离内,居然还开着4家剃头店。朝南两间,面北两间。里面的格局和摆设大致差不多。低矮的房屋,老旧的设施,一个剃头师傅,凳子、镜台、电风扇……剃头师傅有男有女,有老有小,剃头、染发的却一律是老头老太。

张颂炫. (2023-02-06). 荣巷老街上的烟火气. 江南文化播报.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街68号

对面的按摩店老板娘,跟小伙子们在闲聊着什么。门口小黑狗舒适的躺在泡沫盒中酣睡。

烟火气渐荣巷街
按摩店

荣巷街56号,是挺有名气的箍桶店,我曾在十一年前拍摄过它烟火气渐荣巷街

看到了活化石——荣巷友才箍桶店。箍桶这个生活器具估计大多数九〇后已经完全没有概念了。它是用十几片木片一片片竖着插,最后用两道铁丝围起来做成的一个木桶,旧时用来做夜壶或水桶用。

S. (2012-08-12). 荣氏古里荣巷街. 旅行漫记.

烟火气渐荣巷街
箍桶店

荣巷街93号,是每个网红都去拍过的老理发店,原因是几把堪比爷爷辈年纪的老式铸铁转椅,在进入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的当代已非常罕见。两位上了年纪却穿着时尚的理发师傅仍在勤勤恳恳、热火朝天的干着。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街93号

老理发店这样的稀罕地儿,十一年前我自然也拍过烟火气渐荣巷街,但今天更进一步——疫情三年来,自忖世事难料,瞬间永恒,于是厚着脸皮问坐在门口的老师傅能否进去拍一张?师傅边点头边说:“里厢破至箩娑有啥个好拍。”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老理发店

荣巷近代建筑群省文保碑,卑微的藏在肮脏的垃圾桶之后,无奈的诉说着城投公司的潦倒。

烟火气渐荣巷街
省文保碑

无锡市百货商店棉布部,这样的商店名字已是许久没有看到了。可是褪色的字迹表明它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烟火气渐荣巷街
无锡市百货商店棉布部

只开了一爿门面的它如今经营着铝合金生意。

烟火气渐荣巷街
铝合金作坊

荣巷老街庆丰香烛店,一如隔壁不远处的花圈店,都在这次全国老人受难日时一度生意兴隆。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老街庆丰香烛店

荣巷街83号荣瑞馨花厅,建于1900年,目前为省文保建筑。荣瑞馨曾任洋行买办,与荣氏兄弟创建面粉厂、纱厂,并在此修建五开间带有备弄的五造进深花厅,主建筑有转盘楼,梁上花纹有奇珍、异卉、凌霄花等。解放后荣巷医院和荣巷街道曾先后设在院内,现为荣巷社区综合活动中心、警务室。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街83号

荣巷街69号,其临街第一进建于民国初年,后四进平房老屋建于清代,为荣氏第一个举人荣作舟宅第,私塾“半读斋书屋”所在,荣氏第一个进士荣光世就读处。从1861年到1899年间,先后有七人考中举人或秀才,报子七次经过此弄报喜,故此地称七报弄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街69号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街区205号

走出古街,回首望时,日头西渐,烟火气渐。

烟火气渐荣巷街
荣巷古街

希望古街如同它的历史一样,悠长隽永,长记心间。

本文收录于{旅行漫记}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