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散记(一)音乐会

“就像是一个美丽的泡泡,闪耀着炫目的光晕,漂浮在臭水沟里。”如果问起纽约的这趟行程,我会如是描述。

三月初,我去纽约玩了一周。一切的起源其实是阿拉斯加。本来老公一直心心念念想去阿拉斯加极光,但是我们每每回忆起在美加边境线的一年,就浑身发冷,再也不想去更冷的地方。于是我看了看喜欢的小提琴家的行程。大部分都在欧洲,只看到Hilary Hahn要去纽约一晚。人生就是激情,请不到假就硬请,大不了开除我,音乐会就要这次!!!214那天直接激情下单购票。飞那么远的地方,又是第一次去,当然不能只去一天,就搞了一周旅行。

纽约散记(一)音乐会

周五开完组会,激情离场。老公开两小时车到附近Kansas City。住在机场附近宾馆,第二天早上七点多的飞纽约。说实话挺折腾的。意外是宾馆可以停车,还很便宜,可惜我们提前租了其他公司的停车场。一般是把车停在停车场,然后停车场公司有个接送机场的车子来找你。留下停车的位置票票,到时候回来这个机场的时候再取就行了。当然回来的时候也是有公司的接送车带我们回停车场。虽然还算方便,却比不上直接把车留在宾馆更好。

纽约散记(一)音乐会

到纽约就是周六了。第一天晚上去听音乐会。Hilary Hahn 演奏本场巴赫的独奏会。晚上六点多,天空下着朦胧的小雨,打车来了林肯艺术中心。周围水泄不通,没法去正门,司机将我们放在路边,由侧方通道步行入内。我们在各个指示小道间徘徊摸索,最后上电梯到了地面层,正中间的广场被三座灯火辉煌的建筑环抱,夜幕微雨中,视觉冲击强烈。我们找到音乐会对应的建筑和演奏厅入场。厅内装点以暖金色的灯光,穹顶吊着闪亮的蓝纱,气派非凡,如梦似幻。Hahn的演奏一如既往,简直如同录音版本。

纽约散记(一)音乐会

她花了很长时间,让观众安静下来。每次举起小提琴,总有些声音,比如咳嗽,或者有人被放进场馆。总而言之,感觉有十次吧,都是假动作前摇。最后我都有点不耐烦了,暗暗觉得她是不是有点摆架子过头了,有点声音也不是不能演奏的。后来证明,确有必要。纽约场地的观众素质真的良莠不齐。之前去看Augustin Hadelich的场次,都是些难以抵达的城市,都是周围的小提琴真爱好者才去。纽约有很多专业的观众,但是更多的都是看个热闹装逼的,再加上Hahn因为TSV的缘故,有一些网络粉丝,观众素质真的不如Augustin Hadelich的场次。

纽约散记(一)音乐会

琴声响起的一刻,巴赫独有的巴洛克风味,骤然将整个大厅变成一座庄严的教堂。

纽约散记(一)音乐会

我最喜欢的是第二首巴赫无伴奏,用一把小提琴自己给自己伴奏,听录音是一回事,现场看别人演奏出来,还是会忍不住着迷和惊奇。中途突然肚子疼,因为之前吃的泰国菜太辣了,于是就跑出去拉肚……回来了,演奏过程中不能入内= =,只能等中场休息。所以在外面听了三分之一的演奏会,正好这三分之一都是些小品,还有些是我拉过的,正想着好亏,心好累。出乎意料的觉得厅外空旷,玻璃幕墙,欣赏着城市夜景,看吧台的人聊天,背景回荡着古典音乐,反而比坐在里面庄严肃穆又逼仄的感觉轻松惬意多了。怎么说呢,厅里面的,不论是演奏者还是听众,多少有些做作刻意的感觉。

听完音乐会正要离开,突然发现大厅外拍了一条长龙。老公非要过去看,我不喜欢凑热闹,就催着快点走。一看发现居然是签名的队伍,已经绕场馆半周了。这我可就来劲了,那必须签名啊,好不容易来一趟,见到了真人。这回可变成了老公疯狂想走,我兴致勃勃开始排队。

“排到了不要签名是不是不礼貌?”蔫了的老公。

“你多签一个,我拿去卖钱”炯炯有神的我。

队伍缓缓行进,排在我们后面的是一对金融男女。男的梳着大背油头,大谈特谈祖上和八旗子弟的渊源,家族在北京的势力,时不时插入一句“这些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是第一个知道的。”我快笑的喘不上气了。而那个女的唯唯诺诺,捧哏角色。男方“你上次不是要跳个舞,怎么这次不跳给我看看”,女方“我现在就是感觉自己命里缺男人,离了男人活不了”。油男油女,不得不说,纽约真是人才辈出。那男的还就日本指点江山大谈特谈,表示虽然没有去过日本,但是对日本了如指掌,都是学的中国的文化,是个很有特点的民族,一直很想去日本富士山旅游,Balabala

服了。难怪人家说女的在纽约找对象很困难,如果都是这种金融油男,也太惨了。

纽约散记(一)音乐会

这样排队听了一路太离谱的对话,终于排到了我。不允许拍照,只能签名。Hahn在演奏会的介绍小册子上给我签了名,笑容热情洋溢又真诚地看着我的眼睛说Thank you。好敬业啊!毕竟当时都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

纽约散记(一)音乐会

这次音乐会还是很棒的。偶然得到签名真是太开心啦,可以炫耀一辈子!

 

本文收录于{狡猫三窝}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