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豫章故郡 洪都新府

新年第一天,从武汉到南昌赴一场烟火盛宴村里的烟火此起彼伏和电光火炮交相辉映,这家休场那家上台,绝不会让人觉得孤单。而城里的有规划的烟火大会,演的是盛世下的花映赣江。外地人为了看这场烟花,自驾、公交、打车、共享单车、摩的各种交通工具纷纷上场,奔跑在路上的时候听到了烟花炸开的轰隆声,向着热闹的地方跑去,感觉追逐的不仅是烟花,还有2024年要追逐的理想。

南昌:豫章故郡 洪都新府

当烟火映入眼帘,看晚风撕破像花瓣一样的白烟,身旁的人人都是笑颜。灵魂就随着明媚灿烂的焰火烟花出窍,比世间的蝇营狗苟都要轻盈。生活的疲惫、人际的复杂、混沌不清的未来,抛在脑后一身轻快。

赣江旁的滕王阁,江对面的秋水广场,是上次白日里造访过的“潦水尽而寒潭清”,而这次夜行,见到的是连王勃都没有欣赏过的洪都盛景。上次王勃在这里写《滕王阁序》时,他被贬了正在去南边找自己父亲的路上,作下此篇。词藻华丽,用句规整,内容不宜太犀利,思想不必太深刻,权当是命题作文写华章。

但真才子总是不屑于听命于权贵的,所以即使是写命题作文也要写出水平,一不小心就写出了“天下第一骈文”,其中遣词用句佳句频出,单就四字“渔舟唱晚”就演绎出了曲、舞等多种形式的艺术表达。很多年前当我还是孩子时就常常写命题作文,当时我和身边的人说,好的文字工作者一定是什么文字都能写出来的,命题也好,随性也罢,如果你身边认识的文字工作者没有写出好的八股文,那一定是因为他觉得这件事情本身不值得。

烟花散去,随着人流而至万寿宫。作为道教正一派的道场,万寿宫作为宗教意义上的属性在夜晚已经散去,取而代之的万寿宫历史文化街区,是节日里喧闹的气氛。

南昌:豫章故郡 洪都新府

人山人海中只有手牵手才不会走丢,像极了小时候经历过的菜市场,人潮涌动熙熙攘攘,舞龙舞狮rapper开唱,是杨和苏的《翻身仗》。

我真的要废了这些人情世故,
靠真本领致富用不着神明指路。

隔壁的南昌起义纪念馆的英雄们,当年也是抱着必须赢得这场战役的信念才能成功的吧。参观门票免费,但需要提前在官方的微信公众号上预约。大年初二,即使是提前预约了也在门口排起了长龙,如果遇到节假日可以尽量早些来。馆内有两栋楼供游人参观,一座是新修的纪念馆主馆,另一座是曾经江西的“和平饭店”,最豪华的酒店“江西大旅社”,武昌起义前夕被整栋租赁下来作为指挥处。

南昌:豫章故郡 洪都新府

5元一份的糊羹是妈妈此行的最爱,调味有些像北方的豆腐脑,粘稠的感觉又和河南的胡辣汤一样,里面有胡萝卜金针菇腐竹木耳榨菜,一碗下肚是热热乎乎的碳水饱和感。

萍乡特色花蝴蝶辣片是我的江西最爱,香辣味是偏辣的,所以要了蒜香味,里面有新鲜的蒜粒,吃起来就是更香更好嚼版本的袋装辣条,15元中份,最佳赏味期是3H。

南昌:豫章故郡 洪都新府

湖南的辣椒炒肉和江西的辣椒炒肉区别是啥,吃过以后我个人觉得是辣的区分程度。湖南的辣还有一些些香辣,到了江西就是纯粹的从嘴巴辣到嗓子眼儿了。不过共同点是都很费米饭,一盘辣椒炒肉下三碗米饭不是问题。

水煮,看起来平平无奇,实则辣得飞起的江西特色。在一口冒着热气的锅里,像九宫格一样用铁板分开,大火慢煮汤汁入味。千万不能被它的外表所蒙骗,重庆人吃了都觉得辣的水平。

油炸也是无数南昌人的童年回忆,藕丸、脚板、皮蛋,是甜辣味,但辣大于甜,会刷酱汁,但我个人更爱撒辣椒粉孜然粉的炸物了。

蛋白烧肉丸是我看名字下单的菜,因为实在想不出蛋白是怎么做成菜的。口味咸鲜,还是挺下饭的,一盘菜下去几天的蛋白质都够了,就是不知道这个蛋黄用去做啥菜了。

南昌:豫章故郡 洪都新府

南昌拌粉是小吃也是早餐,只要调料拌得好,加上粉爽利的口感,就是一碗响当当的拌粉了。

豫章故郡也好,洪都新府也罢,二刷南昌总还是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不论是烟花盛宴后免费了一晚上的地铁,还是不太拘泥小节的城市风景,都是加分项。只是对于这座文化古城和英雄城市,还少了一些出圈的惊喜~

本文收录于{Macin}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