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潭岛:风吹来的冬日海边

从京台高速由北向南,穿过好几个岛屿,印象深刻的是平潭海峡公铁大桥下的大练岛。全长16公里的大桥经过了4个岛,大练岛既清新又美丽,是若干争奇斗艳中的也能吸引眼球的,无论是出片高级感的海蚀洞仙人洞,还是空旷无人的海滩。

沿海行车的这些天里,终于接受了很贵很贵的路桥费,终于在见证无数个日落后再次见证了新的日落。小王子说他在一天之内看了四十四次日落,而我却只见到日落跌进东海,余晖浸染了波光粼粼。

平潭岛:风吹来的冬日海边

作为距离台湾最近的海岛,平潭的猴研岛到台湾新竹南寮渔港只有68海里,大概126公里。

本来计划去长江澳风车田拍一组风车和落日共一色的情绪大片,但是一看时间又是忙不迭追赶落日,实在是令人心慌,所以不如慢下来,就在北边的海边逛逛,却无心插柳柳成荫地收获了宛如世界末日里的夕阳。

平潭岛:风吹来的冬日海边

起伏的沿海公路,他们说很像垦丁。我快想不起来十年前去垦丁的感受了,只记得那时候我还很享受自己是个E人,看公路缠绵大海,风车转动出街拍,海风把头发吹起来,有陌生人替我拍下照片,至今仍是我的手机桌面。

但是并不觉得生活可爱,于我而言那时一个人旅行奇奇怪怪又百无聊赖,今天的我却很想要重来。

礁石翻墨,碧涛拍岸,白天气温刚好,夜晚的时候孤独混杂着风,和黑暗一起袭来。夜里的海,海边的烟花,海面上烟花的掠影和绚烂后的余烟,远处的陆地忽明忽暗,那一时刻我的眼底是发光还是暗淡?

平潭岛:风吹来的冬日海边

也许是被风吹坏了,我的胃开始越来越疼,这是长那么大以来第一次吃胃药,后面回家后检查出胃已经很不好了这是后话。在毛记总店吃过了热乎乎的海鲜粥,两个人60块钱吃得不要太满足,连不吃海鲜的某人都感叹说之前不吃海鲜只是因为运到内地的海鲜都不够新鲜罢了,新鲜的海鲜完全没有异味他还是可以吃的。

平潭岛:风吹来的冬日海边

热粥伴药吃过后舒缓了不少,于是骑着小电瓶想趁着月色去海坛古城逛逛。越往城外走越冷清,后面直接连路灯都没有了,于是只能作罢。不过在黑夜里骑车时候我在想,亡命天涯逃亡的大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生活,空气虽然凛冽但极其自由。

清早,开车去了龙凤头,在街边平潭的农商银行收获了一年2.05%的最高利率,感叹如果一觉起来台湾人民就能享受到平潭的高利率,该是如何的快乐。

十级大风吹不走我的大风越野心越浪,待下车后发觉真的是人走起来都摇晃。虽然在香港经历过台风,但台风天来之前总是早早地做好准备窝在家里,却不似今日这般与海风硬刚。

而我见当地的居民,骑电驴的,走路的,个个泰然自若,便知道这里常年大风,夏日是吹走暑气和烦忧,冬日便是吹走热量和芜杂了。在沙滩上,风把浪推到脚下是松软的,推到石头上是凶猛的,推到沙滩上是狂风裹挟沙子和咸咸的海风对海边的每一个人进行无差别攻击,无论他只是路过还是在酝酿诗文感受浪漫。

2023年,从北到南,从锦州到潮州,我吸足了海风,却仍爱自我贬低和自己脆皮灵魂争论。没想到30岁了还是既渴望自由追寻自由又还在别人的评价体系里面挣扎,二十岁的时候我以为三十岁的这些东西都可以迎刃而解,事实上并没有。

平潭岛:风吹来的冬日海边

三十岁过完了,这些枷锁还是没有破裂,站在海岸的时候,我既没有走进去的决绝也没有抽离开的勇气,这样注定会一事无成。

本文收录于{Macin}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