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日落大道by 卡比丘

旅行1个月前发布 小萝卜头
9 0 0

书名:《日落大道》

作者:卡比丘

评分:4.5/5

标签:现代/暗恋/ABO/BL/HE

内容简介:

ABO背景,劫囚路上发生的暗恋故事,最终修成正果。

书评:

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在最近读到的文里很惊艳。故事并非以平铺直叙的方式展开,人物活动的场景非常小,切入点也很激烈。小说开头寥寥数语,介绍了陈泊桥——联盟高级将领的儿子,被判死刑,正在押送。1500字就讲清楚了故事和场景,接下来的劫囚又让读者对劫匪章决产生了兴趣,从陈泊桥的角度看来,两人虽然曾是同学,却居然不熟。章决为什么劫囚,要去哪里?劫匪为什么对囚犯这么好?陈泊桥应该怎么办?一个个悬念接踵而来。

如果这是一部电影,那么成本一定很低,省略了经费燃烧的劫囚场景,风云诡谲的政治斗争,更像是一部公路片。主题围绕着章决打算转移陈泊桥:从亚联盟转移到泰联盟,最终目的地是北美联盟,其中的重心只落在泰联盟(泰国)的旅途。一共有两次转折,也是故事的高潮,分别是两次上船逃跑的机会。最最有趣部分是,劫囚者和囚犯分别有着自己的安排,于是就产生了两条故事线,明线是要转移去北美,暗线却是陈泊桥自己的政治斗争安排。

当然还有感情线。ABO的设定,大大拓宽了人物设定的可能性,不同于普通的男女、男男的关系,ABO无视感情双方的社会角色、肉体素质、精神倾向的世俗社会束缚,人物塑造起来也更合理。如果改编成电影的话,为了过审,陈泊桥完全可以设定为高级军官世家的女继承人,英姿飒爽玩弄感情的那种。这也是为什么读者大多对陈泊桥的角色有些厌恶,反而同情章决。我读的时候有很强的违和感,我其实很讨厌这种卑微的感情,一般没有办法读进去爱而不得乞求对方的戏码,但是这本书却能引我入胜,实在有些不明所以。读完以后想了想,这是人物设计上的小手段。虽然陈泊桥是物理意义上的阿尔法、攻,但是他和言情小说中的被追求的女性角色一样,优点模糊,人物性格描绘的很潦草。反而是所谓的omega、受,章决,刻画的非常细腻,从人物性格到内心世界都很详细,所以在言情小说中,他才是真正的男主,不,他是惹人心疼的男二。读者在ABO的设定下被蒙蔽了,对人物的攻受关系产生了错误的认知,所以读起来有种错位的新奇感,这也是让我觉得这本书很有意思的地方。

小说的悬念设置除了上述提到的,关于章决身体状况也是另一个悬念。从章决的抑制剂被陈不小心弄坏这个场景开始,读者就步步掉进了圈套。其实不是什么很复杂的情节,读多了小说,对于章决身体状况什么毛病应该很容易猜想到。可是这个文写起来偏偏要用最悬疑的手法,从各种侧面角度:抑制剂,发抖,亲人电话询问,最后还有陈跟踪去情人旅馆。这个事情能写出这么好的效果,我真是服了,揭晓的时候甚至是感情线的高潮。可见俗套的从来不是情节,而是写作手法、故事铺陈。

环境描写真的很棒很棒,有那么几刻,虽然置身夏日炎炎又干燥的北美家中,我却直接被文字带到了雨水充沛湿润又充满市井气息的曼谷。我想作者应该有旅居泰国的经历,而这也是文字的魅力——往日重现,情景复刻,虚幻又真实。人物描写上也很舒服,竟然是白描。看似寡淡的文字,波澜不惊的动作和对话,却暗潮汹涌。我读小说很快,但是这小说的对话,有时甚至要重看一下,想一下,其中的隐晦的意义体会到了,解开了,是不一样的满足和兴奋。

后期两人双向奔赴了,HE,小说有意思的感觉也就淡了,主要是读个好结局。暗恋的部分写的真的很好,值得一读。


一些摘录:

  陈泊桥脱了上衣,露出布满大小旧伤的上半身。
他带队执行过很多次任务,受过不少皮肉伤,浅的随时间淡去了,留下的都是深的。
有军人把伤疤当成勋章,陈泊桥更愿意将它视作记忆的索引。
陈泊桥总是很忙,忙于失去战友,或失去至亲,他要记住的东西也比别人多很多。他以伤痕的形成时间来记住一位战友的生平,记住至亲,将一切记录在案后,才继续平静地接受下一位。

  “那会不会痛啊?”艾嘉熙执拗地追问。
而陈泊桥探究的眼神停留在章决身上,章决余光都看得清楚。
从海岸出发的闷热晚风缓慢地吹过整条街道,让章决回忆起每一次,从艾嘉熙住的那家酒店,走到这间医院的路程。
他想起Harrison打电话问他:“曼谷有家情感封闭诊疗所很有名,全球六家连锁,每一家都约到半年后。院长送了我一个预约号,你来不来试试。”
想起他的主治医师第一次和他面谈,给他看的成功病例。
想起医生将麻醉口罩盖住他的脸时,他开始在想,是不是又做了一个多余的决定。
事实证明,确实多余。

  章决眉头微微锁着,头发如往常束在颈后,他个子还算高,但骨架纤细,人瘦,穿的衣服薄软,圆领贴着锁骨,肩胛和手臂的弧线明显,腿在沙发上盘着,膝盖上搁着手和电脑,身上有很淡的、与陈泊桥相同的情侣酒店的廉价沐浴液味道。

  陈泊桥问了章决一个很不成熟的问题,他问:“如果我不是什么英雄,不是亚联盟的军人陈泊桥,只是普通从罗什毕业后在欧洲拿学位,成家立业的陈泊桥——”
“你会喜欢我吗”这句话陈泊桥到底觉得太蠢了,没问出口。
  但是章决变聪明了,呆立了一会儿,含含糊糊回答:“……也还是喜欢你的。”
“是吗?”陈泊桥饶有兴致地回头看他。
章决似乎不太敢于看陈泊桥,眼神放在别的地方,“嗯”了一声。
陈泊桥就追着章决问:“那来不来欧洲追我。”
章决吃了一惊,看向陈泊桥,耳根泛起不明显的红,他想了想,低声说:“不追了吧。”
陈泊桥热衷于把章决逗得手足无措,他故意问章决:“为什么不追?”
章决张嘴不说话,陈泊桥又十分随意地开始怂恿:“追吧。”
章决犹豫不决地看着陈泊桥,他看上去对情爱一窍不通,过了一小会儿,才说:“好的。”

  可能在裴述乃至全部的人看来章决偏执,或很愚蠢,不够好看,太普通,话少,但如果要陈泊桥在所有追求者挑一个人,陈泊桥只会挑章决。
如果只有一把伞,只有一束花,一把钥匙,陈泊桥给章决。
  说爱可能很难,但选择简单,陈泊桥没伸手,叫了章决的名字。
章决就认真地注视陈泊桥,像怕错过陈泊桥的任何一个字,神情还有点紧张。
“如果我安全了,”陈泊桥说,“等我找你。”

  他们听见了很多客人没听见的直升机机翼扇动的声音,看见火光,消音枪的闷响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一切归于平静后,崔成泽犹豫了几分钟,打开了灯,或许灯光太亮,章决动了动,用手捂住了脸。
那双手很白,细长,青色的血管沿着手背向上蔓延,像一幅色调冰冷的,画面压抑的写生。
邮轮又重新调转了航向,如一柄新铸的利斧,劈开翻滚着泡沫与波浪的深蓝色海面,迎着泛白的东方天空,一往无前地向北美行进。

章决依旧觉得陈泊桥很像高悬在深蓝晚空的月球,而自己像海洋的潮汐。
  章决在几万公里外的地球上因他起伏,在漆黑的深夜,与暗淡的晨昏规律地涨、退,有时打在黑色的岩礁上,有时流经孤岛,等待到一个有月亮的夜晚,便将把他容进身体的每一寸水中。
章决愿意做潮汐,愿意与陈泊桥待在任何地方,只要陈泊桥也愿意和他一起,成为很几十亿人中的普通人类。
有生老病死,不是无坚不摧,不论此刻是真实还是虚幻,都可以等待直到长眠。

本文收录于{狡猫三窝}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