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井村:藕花深 莲蓬沉

旅行1个月前发布 小萝卜头
13 0 0

天高落日远,夏暑不可度,即使是昨夜才下了彻夜雨,也无外乎是把空气中的热气转移到了地上,然后地热又反噬了人类。

重庆的夏天似至未至,阳光不算毒辣总被云层阴翳重重,但蒸腾的热气却从未消散,缠绕在身边惘惘然,下午五点半以后暑气稍净才敢出门。

每到荷塘丰盛时,都会想起保定的古莲花池。这个从我第一天进校门就听过的地名,却从没有见过一次古莲池的花开,只因花开时分六七月,要么在忙着期末复习,要么在忙着回家,要么在忙着计划下一次的旅行。读书时代的六月,总是嗖地一下就过去了。

八角井村:藕花深 莲蓬沉

与夏天息息相关的,除了才去江南吃到的白瓷梅子汤,就是满池风荷香了。但在见到今夏的第一支荷前,稻田挂穗的模样是今日份的第一次心动。车辆驶出城,再驶上G348,马路渐渐辽阔,风景逐渐平缓,打开窗可以闻到稻田的清香,开工前的烦躁逐渐被捋平。微风阵阵,禾苗绿意济济,暧昧的夕阳和云层酿出霞光点点。稻田里隐隐约约还能看到螺蛳,原来我们常吃的螺蛳粉中的“螺蛳”和“粉”是两小无猜的发小。

八角井村:藕花深 莲蓬沉

车开进村里,导航“荣昌八角井村乡村振兴楼”,虽然是乡道但路况很好。迫不及待停车,旁边的小狗已经迫不及待地朝我汪汪汪,我无暇顾它,只顾着看眼前这片荷塘。

荷花应该已经过了它最鼎盛的时代,但莲蓬却迎来了“莲”生巅峰,一个个沉甸甸地耷拉着脑袋。身边有一个来自江河湖泽边的少年,是莲蓬的十级爱好者,自然不会错过这一个个待采撷的硕果。

八角井村:藕花深 莲蓬沉

饱满的莲子在莲蓬上露出一点点,恰到好处地宣誓了自己的成熟,又避开了鸟儿和昆虫虎视眈眈的窥视。摘莲蓬的时候千万不要把莲茎拔出来了,要不这样就没法长出藕来,当然除非你想吃的是藕带。

想夸莲一身上下和一生前后都是宝,似乎没有短板,比起来作为人类的自己,可真是无所长,大多数时候都显得如此的庸碌。但想开些,我们应该给予忙碌而非天赋更多的尊重,却也一定要做好自己平凡普通劳碌成空的预期。

路过一户人家,爷爷和奶奶坐在院子里,槐花落了,槐树的叶子密密匝匝地罩着老两口,大公鸡在打架,小鸭子在嘎嘎嘎,奶奶一边钆南瓜准备喂猪,爷爷就这么看着她,落日余光洋洋洒洒,宇宙级的浪漫也不过如此啦。

八角井村:藕花深 莲蓬沉

顺着荷塘的更深处去,还有浅浅缓缓的,像梯田一样的荷塘。湾里无风,但荷花开得正艳,荷田中有一八角亭,后悔没有把琴带来,感知文人的宇宙级浪漫——抚琴赏荷吟诗作画。

你去触碰荷花时,她大大方方不怯场,你抚摸她的花瓣,她也用若有似无的温存回应你;当你触碰荷叶时,他好像忘记了自己是片叶子,他把自己当成了独立于花朵的景致;当你碰到茎杆时,刺刺的手感提示你不可亵玩,但你若再强硬一点,茎杆上的凸起反而有种痒痒的触感。

八角井村:藕花深 莲蓬沉

橙子树在梯田的最高处,田边有壮硕的茶树和茂密的松柏类植物,一两栋小房子掩映在其中,安静得只能听见鸟儿和呼吸声。橙子树下的杂草长得很深,估计今春以来都没有打理过了,乡村总是这样吸引人们却又被大多数人所抛弃。

快七点了,炊烟也没有升起,仿佛是被人忽视的地界一样静谧存在。

在路旁第一次见到百香果的花以及长在藤蔓架子上的百香果,藤蔓上的丝瓜、黄瓜、四季豆、扁豆、豇豆都有自己的归宿,在黄昏的乡村里,我竟然感受到人生微渺,功业徒劳。

八角井村:藕花深 莲蓬沉 八角井村:藕花深 莲蓬沉

本文收录于{Macin}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