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荟家宴周新里

旅行4个月前发布 小萝卜头
16 0 0

去年初二时,疫情刚刚结束,我们曾冒雨来到周新里吃午饭并与朋友围炉煮茶。彼时新开的周新里非常萧条(连交警大哥都不忍心贴条),加上风雨交加,即使流光溢彩,依旧让人失望。

今儿年初一,眼瞅着三天好天气,忍不住拖家带口到周新里,去往ld赞不绝口的溪荟饭店并请家中高堂再品佳(家)宴。

说来溪荟这个名字取得着实好,一是“(无)锡会(合)”之谐音,二是“(梁)溪汇(聚)”之谐音。当然,溪虽说是指代无锡的梁溪,在这语境中可指周新河。

周新里毕竟小众,周围又都是已经被拆迁得差不多了的乡下老房,所以人依旧不是很多。如果这时去惠山古镇,怕是挤破了头吧!路边倒是停满了车,一溜儿只能停到一百米开外去,然而这样的好天气,我不介意多走几步路。

溪荟家宴周新里
周新里衡源路

 

溪荟家宴周新里
周新里招商中心

三水交汇之处,是周新里的核心区,今天天气好,即使全程只用便携的E-P7+MZ 9-18小光圈狗套,出片也比去年春雨连绵更舒适。

溪荟家宴周新里
开源桥北望京堂桥
溪荟家宴周新里
京堂桥
溪荟家宴周新里
桥边大宅
溪荟家宴周新里
开源桥南望
溪荟家宴周新里
朝晖弄
溪荟家宴周新里
沿路商家
溪荟家宴周新里
红灯笼

绕路河边,沿河旖旎。

溪荟家宴周新里
周新河

俞家桥对岸好像翻新了不少古建,但今天拖家带口的又没时间去拍了。

溪荟家宴周新里
俞家桥
溪荟家宴周新里
俞家桥
溪荟家宴周新里
用餐的人群

走走拍拍磨蹭了好一会儿才到饭店,家人等得不耐烦了。

溪荟家宴周新里
溪荟

一楼餐厅依旧是民国风,但用餐的人比去年真是多了不少。听服务员说由于生意太好,已经在万达、惠山又开了两家分店了。

溪荟家宴周新里
一楼餐厅
溪荟家宴周新里
一楼餐厅

墙上老照片去年也拍了,但有客人就没仔细端详,今年坐得近,瞅了一眼怎么都认不出是哪,难道民国时的周新里竟有如此繁华?

溪荟家宴周新里
墙上老照片

毫不犹豫的点了几个去年吃过的菜——莼菜鸡汤狮子头、老法头炝拌腰片、荠菜肉干捞馄饨,以及老法师才知道的写点评送惠山油酥,因为人多又加了几个新的菜,没有翻车很欣慰。

公馆酱牛肉扎实而不酥烂,好评。

溪荟家宴周新里
公馆酱牛肉

蟹粉蹄筋很正宗,大伙吃了个底朝天。

溪荟家宴周新里
蟹粉蹄筋

美龄沙拉不知是不是和宋家那位贵妇真有关系,总之用料很讲究、做法很独到,母亲赞不绝口。

溪荟家宴周新里
美龄沙拉

狮子头按客算的,只点了一客是怕菜多大家吃不完。口味嘛,没说的,好!

溪荟家宴周新里
莼菜鸡汤狮子头

老法头炝拌腰片,这“老法头”三字在苏南方言中是“旧时老方法”的意思。母亲再次赞不绝口,说市里的大饭店也做不过它。

溪荟家宴周新里
老法头炝拌腰片

锡帮全家福这道菜精选了荸荠肉末馅儿蛋饺、烤青鱼肉、豆芽如意菜、小白菜、油炸肉丸等几味原料,主打一个鲜上眉梢。

溪荟家宴周新里
锡帮全家福

荠菜肉干捞馄饨去年吃了,今年作为大伙儿的主食,没想到饭店太讲究,蒸锅等了足足半小时。

溪荟家宴周新里
荠菜肉干捞馄饨

最后是“老法师才知道的写点评送惠山油酥”。

溪荟家宴周新里
惠山油酥

出门虽然温度不高,但毕竟立春过了,回暖不少,心情愉悦。

溪荟家宴周新里
晴空万里

估计是历史街区运营公司请的弹琴姑娘与写春联的老者。

溪荟家宴周新里
弹琴的姑娘与写春联的老者
溪荟家宴周新里
写春联的老者

姑娘很腼腆,面对镜头还不好意思了。

溪荟家宴周新里
弹琴的姑娘与写春联的老者

 

溪荟家宴周新里

紫色兔子“Z”是Z世代的意思?咖啡店是新开的,人气不旺,但如果有时间三俩好友在这窝着想必是极好的。

溪荟家宴周新里
Z Coffee
溪荟家宴周新里
对岸民居

从条石路走下河边,古桥默默矗立,静待八方来客。

溪荟家宴周新里
京堂桥

沿路的饭店不少,但生意一般,不过晚上华灯璀璨,人应该挺多。

溪荟家宴周新里
竞争激烈

春光下的植物已悄悄的萌生了绿意。

溪荟家宴周新里
菖蒲

停车场旁民居(豪宅)外矗立了“无锡1902”的白墙。

溪荟家宴周新里
无锡1902

太湖石作为花石纲的主角千年来开采得差不多了吧,竟然在这民居门口矗了一块,品相还极好,这户人家确实够豪的。

溪荟家宴周新里
民居院外的太湖石

遗憾是跟去年一样,没能去河对岸新开的街区逛逛,只能继续等下次了。

本文收录于{旅行漫记}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