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游记

月底去了趟伊犁游玩,起因是一直对西域好奇,对河西走廊以西好奇,再加之前不久看了一本关于大月氏的书,对伊犁河谷念念不忘。伊犁最佳的游玩时间应该是六、七月份,五月底的伊犁算不上绝美,但已然从寒冬中复苏,在为最美的季节酝酿了。

伊犁河谷

整个新疆的地形大致就是“三山夹两盆”,伊犁就在中间这一“山”里,伊犁的名字因一条河而得名,这条河就叫伊犁河,自东向西流去,下游就是今天的哈萨克斯坦。河流南北两侧也都是东西走向的山脉,伊犁河谷就在此之间,也可以说成是两山夹河谷,当然这个河谷很宽阔,并不是峡谷。伊犁游记伊犁游记伊犁游记六星街

伊犁的首府叫伊宁,市区有一片区域叫六星街,以一个圆心向六个方向放射性修建的街道,颇有历史,类似于八卦,但是六边形的,当然在伊宁东南方向一个叫特克斯的地方确实有一个八卦形状的老街,名叫八卦城,在后面去喀拉峻草原的时候就路过过。

六星街作为老城区,已经失去了承载城市服务的功能,现在打造成了旅游步行街,类似于杭州的南宋御街、南京夫子庙、成都锦里,街区内有酒吧、冰激凌店、餐饮店。唯一不同的是,六星街商业化程度不算太高,几乎没有连锁品牌入驻,对游客而言,免去了景区同质化的苦恼,能更多地感受下当地的氛围了。

在六星街一个卖纪念品的小店铺里,有一位年轻的女老板,面孔是哈萨克族,但她说自己其实是回族,我们聊了许久,她讲到自己以前有段恋情,已经到了谈婚嫁的地步,但由于对方不是穆斯林,所以自己家里没同意。听到此处,我感慨万千。

店铺外每晚都有三五个当地人带着音响和手鼓演奏民族音乐,其中有一位老大爷舞技不赖,不时地在步行道上随歌而舞,起到活跃气氛的作用,因此,也有不少会跳舞的路人加入其中,在西域独特的弦乐中起舞。

伊犁的维度很靠西,又因为在夏季,到了晚上八九点,天却还没完全黑下去,所以这里的夜生活持续时间也很长。伊犁游记伊犁游记伊犁游记

喀拉峻草原

喀拉峻草原在特克斯,开车前去需要近三个小时的车程,一半高速一半国道,路况都不错,很适合自驾。到了景区就只能把车停外面,坐景区内的大巴车,景区大门不定时向景区内发车,客齐就走,每到一个景点会停车,游客玩够了可以随时坐排在最前面的另一辆大巴前往下一个景点,直到最后一个景点坐大巴原路回到景区大门,回程的车中途不停靠景点,单回程也需要40分钟时间,可见草原之大。

很早以前看过一部叫《鲜花》的电影,讲的是哈萨克族的故事,取景地就在伊犁,当时就被电影里的美景吸引,有草原、雪山、溪水、雪岭云杉,以及羊群、马群和回荡在草原上的音乐。伊犁游记伊犁游记

赛里木湖

赛里木湖号称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意思是说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太平洋、印度洋的暖湿气流都无法到达这里,只有大西洋的水汽能在盛行西风的帮助下到达这里,然后化成雨,亦或变成雪再融化流进湖里。

赛里木湖的美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从伊犁开车前往需要穿越山脉,这条穿山道路是连霍高速的一部分,快出山的时候要经过一个山谷,建在山谷上的大桥就是果子沟大桥,在千转百回之后,这座大桥突然出现在眼前,无比震撼。因为这座桥太高了,有200多米高,以至于这座桥已单独成为了伊犁旅游的一个景点。这种视觉的震撼如同当年在开罗,坐着中巴车在城区里左窜右窜,与突然之间金字塔就出现在窗外的感觉相差无几。伊犁游记

沿着高速绕一圈便上了这座大桥,过了果子沟大桥,又是一个隧道,这也是最后一个隧道了,出隧道,宽阔的赛里木湖便在左前方了,或许是赛里木湖太大了,再加之高速路是沿湖岸而过,没有那种俯瞰的感觉,一时还不觉得震撼,但当车辆越往前走,左侧的湖面和右侧的雪山一齐涌入眼中,前方是空旷的高速公路,视觉冲击在这一刻又再次袭来,两小时车程的枯燥一扫而光,心里就剩下一个词:值了!伊犁游记

赛里木湖已经不属于伊犁州了,而属于博尔塔拉州的博乐市,但与伊犁接壤。虽然两小时车程不算近了,但在心理上并不觉得远。景区有环湖公路,可以自驾进去,双向两车道,靠湖一侧还有一条车道可以临时停车。环湖路一圈约90公里,限速50,理论上2小时可以开车绕湖一圈,但实际上如果第一次来到这里,一圈下来需要四、五个小时,因为随时都会忍不住靠边停车下来拍照欣赏美景。单在赛里木湖,我就逗留了两天一夜,可想而知我是多喜欢这个地方。

因为偏远,所以赛里木湖尚未过度开发,风景原始,商业化侵蚀也很有限。也正因如此,景区附近住宿选择不多,配套也没有选择,非要用一句话评价的话,就是至少有一张床了,总比在车上过夜睡得好。有取就有舍,我爱赛里木湖。伊犁游记 伊犁游记 伊犁游记 伊犁游记 伊犁游记伊犁游记

途中所思

游牧和农耕。在禁足的那段时间里,我常在思考三个问题,其中两个就是游牧民族和现代农业。最近在看《遥远的救世主》一书,这里面有许多共通的思想,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基础一变,建筑也会随之而变。

天山和祁连山。在此行之前,我从未听过汉朝时期的祁连山就是指今天的天山,而非今天的祁连山。蒙古人称天为腾格里,天山即为腾格里山,有说法指“祁连”为“腾格里”的另一种音译,天就是腾格里的意译。虽无根据,但合情理,这就是历史的趣味所在。那么当时西迁的月氏居住地在祁连以东、敦煌以西就能解释为今天的吐鲁番盆地和罗布泊一带了。如今的茫茫戈壁,当初真的是千里沃土吗,历史可太有意思了。

西域和西海。古代以玉门关为界,以西的地盘都称为西域,所以狭义的西域即今时的新疆,广义的西域甚至可以解释为整个中亚、欧洲和非洲。西海的解释就更多了,青海湖可以叫西海,赛里木湖可以叫西海,里海、黑海、地中海也可以叫西海,大西洋就更不用说了。

和平与爱。CCTV有一部纪录片,叫《大国崛起》,2006年出品的,讲述了自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后,世界连为一个整体以来,从葡萄牙到美国共九个国家先后崛起成为世界性大国的故事。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发展才能强大,而只有和平才能保证发展。十多年前的纪录片,内容还很谦卑、含蓄,只讲述别人,不提及自己,我很喜欢这种风格,平实而有力量,温文尔雅,让观众在内心暗生斗志而不浮夸张扬。

本文收录于{三棵树阁}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