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青铜时代》读后感

《青铜时代》包含了三篇长篇小说,分别是《万寿寺》《红拂夜奔》《寻找无双》,据说都是改编自唐传奇,不过这些我都没看过,就当作者是原创的。看完之后才发现岂止是原创,这些人物完全是现代人,说现代话,做现代事。他们虽然生活在唐代,不仅会修锅炉,还会搞数学推理和发明创造,而且作者写着写着又会写到现代的「我」,第三人称和第一人称参杂着写,如时空穿梭一般。

《万寿寺》

一开始看的是《万寿寺》,如果不是对作者本人的极度热爱和崇拜,我想我是看不下去这部小说的。看到前面几十页,大概有五分之一,觉得故事好扯,开个头都有几十种开法,太拖沓了,故事也没什么吸引性,几乎都不想看下去了。后来耐着性子慢慢看,适应了这种格调,扯就扯吧,能扯成这样,扯这么远也不简单,真的佩服作者的想象力,一个故事N多个版本,这些版本有区别又有联系。

这个故事的梗概是,唐朝的薛嵩到湘西做节度使,去到后发现是个荒蛮的不毛之地,他在这里安营扎寨。寨子里有老妓女、小妓女,还有当地的苗女红线。薛嵩抢了红线为妻,遭到刺客追杀,后又反败为胜。薛嵩又是个维修工,救出了宝塔里的白衣女子。后面写了「我」和表弟相依为命,修收音机维生,在工厂干活,遇到了工厂里的白衣女子。

说实话整部小说我没看太懂,不知道作者在探讨什么,故事情节性不强,因为总是反复,看起来断断续续的,作者就没想好好地讲故事,这似乎和米兰昆德拉有点像。作者这样写是有意为之,书中的「我」看着自己写的书稿也说是:「如此的有头无尾,乱七八糟」、「颠三倒四的作风」、「太拖沓了」。

《红佛夜奔》

看过《万寿寺》再看《红拂夜奔》,感觉好了很多,两者的写作风格很像,已经适应了作者的胡扯,也见怪不怪了。

《红拂夜奔》比《万寿寺》故事的情节性强了很多,看起来是连贯完整的故事了,只是故事发展得很慢,大半本书都在讲李靖在洛阳城当流氓的种种事情,后面逃出了洛阳城建造了更加无聊的长安城,最后两章写了红拂殉情上吊的故事,写得很荒诞,先是要经过冗长的层层审批,批下来又要为上吊要做好多准备工作,总之死的过程很难受。

作者在《序》里说到:「这本书更像一本历史书而不太像一本小说,正是作者的本意,假如书中有怪诞的地方,则非作者有意而为之,而是历史的本来面貌。」看来这样的写法是作者有意为之,并没想好好写小说。

《寻找无双》

原以为这部小说又是前面两部的风格,没想到完全不是,这部小说作者却在好好地讲故事,除了前面有点荒诞外,之后的的故事情节都很吸引人,故事讲的很精彩。作者在《序》里写了这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可能是这个原因作者还没有完全「放飞自我」,那时还会好好地讲故事。

三篇小说中我觉得这篇写得最好,因为这个看懂了,也看爽了,其他两篇看的似懂非懂,看的过程也不爽。我不太喜欢看太深的东西,就喜欢看简简单单的故事,看书也只是在打发时间,并没有多高雅。

这部小说有点像推理小说,刚开始提出一个谜团,男主来找女主,来到女主住过地方却发现所有人都说没有这个人,男主也一度怀疑自己记错了,后来用IQ185的大脑认真思考仔细推理最终解开了谜底。

书中用大段的篇幅写了鱼玄机的故事,主要写了她在牢里的生活和被执行死刑的过程。她是被绞刑处死的,而且被判了「三绞毙命」,也就是脖子被吊三次,受三次罪。这里的死法和《红佛夜奔》里红拂的一样,作者用了很多笔墨写了她被绞的过程,看起来既真实又残忍。不过我没看懂这和寻找无双有什么关系。

书中写了为什么找不到无双,因为无双的家被皇帝抄家了,家里男的被杀女的被卖。被抄家的原因又很怪诞,叛军来了皇帝跑了,无双家没来得及跑,于是被怪罪。

书中有几处地方特别有意思,摘录如下:

假如人生活在一种不能抗拒的痛苦中,就会把这种痛苦看作幸福,假如你是一只猪,生活在暗无天日的猪圈里,就会把猪圈里吃猪食看做极大的幸福,因此忘掉早晚要挨一刀。

从畜牧的角度看,公的动物遗传价值高,母的动物饲养价值高。要使畜群品质优良,就要从控制公的入手,要使畜群数量增多,就要从控制母的入手。唐朝的人一旦看到人里面出了谋逆的恶种,就赶紧把男的都杀掉,而现在的人计划生育就要从女人入手。这件事也证明了我们的祖先智慧深湛,由畜牧推及到人类是中国人的大发明。

乱军来攻城时,皇上带领长安城里的御林军、禁卫军、守城军、巡城军、驻防军等等,总之,一切军士;加上衙门里的捕快街役、消防队员、监狱里的牢头禁子、各坊的更夫等等,总之,一切有武装有组织的人员出城迎战。但是搞错了方向,乱军从西面来,他却到东面去迎,所以越迎越远。乱军攻进长安时,他却到了山西太原。当然,像这样迎也能迎上。只要继续前进,乘船到达日本,再远航到达美洲,穿过北美大陆,横渡大西洋,进地中海,在土耳其登陆,再往前走不远到德黑兰,就和叛军迎头撞上了。但是他嫌太远,又转回来了。他是皇帝,又是那支军队的最高统帅,有权选择行军路线。但是当他选择向东迎敌时,长安城就被剩在了皇军和叛军之间,城里没有一兵一卒。城里的官员明白,这是一个重大的关头。只要逃出城,向东前进,就是随君出狩,将来升官;留在城里就是附逆投敌,要被扯成两段。但是尽管心里明白,要出城却不容易。大家都想跑,就造成了前所未见的交通阻塞、混乱、抢劫等等;总之,有一些倒霉蛋没跑掉结果是自己被车裂,官位叫那些跑出去的顶了差了。你要听这些倒霉蛋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是这些话听不得。是随君出狩,还是留城附逆,这是个硬指标。考核干部,就是要看硬指标。

人和猪的记性不一样,人是天生的记吃不记打,猪是被逼成记吃不记打的。现在我知道是错了。任何动物记吃不记打都是逼出来的。当然,打到了记不住的程度,必定要打得很厉害。这就是说,在惩办时,要记住适度的原则,以免过犹不及。但是中庸之道极难掌握,所以很容易打过了头,故而很多人有很古怪的记性。

比方说,咱们中国人里的朱子老前辈。他老人家格物致知,趴到井口往下看,看到了黑糊糊的一团。黑糊糊的一团里又有白森森的一小团。他就说,阴中有阳,此太极之象也。其实白森森的一团是井口的影子。只要再把脖子伸长一点,就能看见白森森的一团里,又有黑糊糊的一小团。那可不是阳中又有阴了,而是您自家的头。头是六阳会首,说成阴是不对的。就这么稀里糊涂,怎能画出光路图。

总结一下

看完了《青铜时代》,觉得没有《黄金时代》好看,《黄金时代》的故事虽然荒诞不经,但是很容易理解,作者在好好地讲故事,而《青铜时代》的人物是在想问题在思考,作者并没想简单地讲故事,而是通过故事表达思想。这次先粗略地看一遍《青铜时代》,以后还会再看,因为国内会思考的作者凤毛麟角,出个王小波真的太难得了。

本文收录于{静风说}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