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读李唐:世界性的混血帝国书记

3月新学期的文史地跨学科中文课要进入璀璨的隋唐,对应的自编教材内容是“唐人五十家”,即五十位唐朝诗人和他们的作品,因此这新学期可称之为唐诗の学期。上一...

读图齐《到拉萨及其更远方》书记

“在西藏,对宗教的感受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它激荡着整个生命,控制着时间,在每个思想和每件作品中留下印记。” “我一直认为人类的信仰是无形的、含蓄而现...

读吕思勉《三国史话》书记

“须知古来的皇帝,昏愚的多,贤明的少。这也并不是历代的皇帝生来就昏愚。因为人的知识,总是从教育得来的。这所谓教育,并非指学校中的教育,乃是指一切环境...

读《半小时漫画中国地理》书记

《剑桥中国史》到了。提了一个购物袋去菜鸟驿站取,结果提不动,只好打电话让太座大人拉着小拖车去接我和书回家。拆封时,太座说这么一套近千万字的书,足以...

读坂本龙一《我还能看到多少次满月升起》书记

2014年,62岁的坂本龙一(1952—2023)罹患口咽癌后,又被诊断出了直肠癌,并且癌细胞已转移到肝脏和淋巴。于是不得不坦然面对和思考自己生命的终点——死亡。这...

读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书记

读完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想起三十年前读过的尼古拉斯·黑麋鹿的《黑麋鹿如是说:苏族奥格拉拉部落一圣人的生平》。这本书2016年再版后我又买了一本,...

读《老后破产:名为“长寿”的噩梦》书记

等到我们这一代人20年后在65岁时退休,中国应该也像10年前的日本一样,进入了超老龄化社会。2019年,太座甲状腺乳头状癌手术;2020年医生怀疑我患了某种癌症...

读冉正万《乌人传》书记

“眼皮越来越重。为了看乌人,我必须像一位刻苦的举重运动员,一次又一次地把沉重的眼皮举上去。” “我从没在这么黑的地方待过,这种黑不但质地致密,而且还...

读克莱尔·科克-斯塔基《图书馆杂记》书记

“图书馆里最珍贵的书是我们还没读过的书。”意大利作家翁贝托·埃科的这句话,也解释了为什么我觉得自己的书架上总是还缺一本(套)书。不过经济不景气,不得不...

再读钱穆《国史大纲》壹:时间是什么

上周某天下午,坐在学堂台阶上等花卷体育课结束,碧空如洗,日影西斜,看阳光从脚趾慢慢爬上我的额头,直至蔓延的阴影将我吞没。这就是我在渐渐消逝的生命了...
1 2 3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