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王小波与李银河的书信《爱你就像爱生命》

最近看了湖南文艺出版社的《爱你就像爱生命》,这本书的内容是王小波和李银河之间的书信,相比于小说书信的内容更实际更接近现实生活,相比于杂文书信没有那么激烈,也没有那么多思考,更多表现的是个人的情感。

这本书看起来很轻松,几乎不用思考,在看的时候总是为王小波那种痴痴的傻劲而暗笑,这样一个思想深邃,看问题有逻辑的人,面对爱情也是那般得傻与痴。

掩卷而思,为两人浓厚的情与爱而感动,羡慕他们能互写情书,互诉衷肠,比我们幸福太多了。他们写的书信每一封都是一首美丽的诗。我总在设想如果我和爱人分居两地会写出什么样的情话出来,估计什么也写不出来,现在人的感情被便捷的网络撕裂成了碎片,一个视频电话就能把好不容易积攒的情感倾泻而出。现在的人太忙了,没时间写长段的文字,没时间思考,沉淀下来的东西也不会多。

在他们书信往来中,有一些的思考还是很好的,摘录如下。

畸形人类

人们不懂应当友爱,爱正义,爱真正美的生活,他们就是畸形的人,也不会有太崇高的智慧,我们的国家也就不会太兴盛,连一个渺小的我也在劫难逃要去做生活的奴隶。如果我不爱他们,不为他们变得美好做一点事情的话。

冷笑

你知道我过去和你交往时最害怕的是什么?我最害怕你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我甚至怀疑这是一把印第安战斧,不知什么时候就要来砍掉我的脑袋。因为我知道我们的思想颇有差距。我们的信仰是基本一致的,但是不是一个教派。过去天主教徒也杀东正教徒,虽然他们都信基督。这件事情使我一直觉得不妙。

人生留痕

我就不以为“留痕迹”是个毕生目标。我曾经相信只要不虚度光阴,把命运赐给我的全部智力发挥到顶点,做成一件无愧于人类智慧的事情,就对得起自己,并且也是对未来的贡献。这曾经是我的信仰,和你的大不一致吧?那时候我们只有一点是一致的,就是要把生命贡献给人类的事业,绝不做生活的奴隶。

思想

人活在世上需要什么呀?食物、空气、水和思想。人需要思想,如同需要空气和水一样。人没有能够沉醉自己最精深智力思想的对象怎么能成?没有了这个,人就要沉沦得和畜生一样了。我真希望人们在评价善恶的时候把这个也算进去呀。我想这个权利(就是思想的权利)就是天赋人权之一。不久以前有人剥夺了很多人思想的权利。这是多么大的罪孽呀。你也看见了,多少人沉沦得和畜生一样了。

把肉麻当有趣

肉麻是什么呢?肉麻就是人们不得不接受降低人格行为时的感觉。有人喜爱肉麻是因为什么呢?是因为他们太爱卑贱,就把肉麻当成了美。肉麻还和现在文学作品中的简单、粗糙不同,它挺能吸引人呢。所谓肉麻的最好注脚就是才子佳人派小说,它就是本身不肉麻,也是迎合肉麻心理的。鲁迅是最痛恨肉麻的,我的这个思想也是从他老人家那里批发来的。

人是轻易不能知道自己的

人是轻易不能知道自己的,因为人的感官全是向外的,比方说人能看见别人,却不能看见自己;人可以对别人有最细微的感觉,对自己就迟钝得多。自己的思想可以把握,可是产生自己思想的源泉谁能把握呢。有人可以写出极美好的小说和音乐,可是他自己何以能够写这些东西的直接原因却说不出来。人无论伟大还是卑贱,对于自己,就是最深微的“自己”却不十分了然。这个“自我”在很多人身上都沉默了。这些人也就沉默了,日复一日过着和昨日一样的生活。在另外一些人身上,它就沸腾不息,给它的主人带来无穷无尽的苦难。

讨厌模式化的生活

对了,要说模式化的生活,我可真腻味它。见也见烦了,且不说它的苦处。中国人说苦处也就是乐处,这就可以说明有人为什么爱吃臭豆腐:他们都能从臭里体验出香来。这可以说明懒于改造世界的人多么勤于改造自己。我发誓:在改造自己以适应于社会之前非先明辨是非不可,虽然我不以为自己有资格可以为别人明辨是非。

人们懒于改造世界必然勤于改造自己,懒于改造生产方式。对了,懒于进行思想劳动必然勤于体力劳动,懒于创造性的思想活动必然勤于死记硬背,比方说,吃臭豆腐、大寨、大庆的齐莉莉。中国人对它们以及她诸多赞美正是香臭不知。比方说你我,绝不该为了中国人改造自己,否则太糊涂。比方说中国孩子太多,生孩子极吃苦头,但是人们为什么非生不可呢?我猜是因为:一大家都生;二、怕老了;三、现在不生以后生不了。

关于第一点我们已经知道很荒唐。那么为什么怕老了呢?老了头脑发木,要是有孩子的精神力量来激发一下未必没有好处,不过那对孩子有什么好处吗?将来也不会有什么法律不准老人与年轻人往来。我顶顶喜欢的是自理生活,理成一塌糊涂也罢,万万不能有人来伺候,因为那样双方都很卑鄙。如果我将来老了退化得很卑鄙,那么现在的我绝不对将来的我负责。这样我就驳倒了前两项。如果我很相信我的反驳正确,第三项就不存在了。

教条

我想起你近来遇到的事情就愤怒。真他×的,你真个碰上了食古不化冥顽不灵心怀恶意的一大群他×的老官僚啦!我说你的文章不过刮了他们的毛。真的你可别生气。你说社会封建主义还不太对题呢。咱们国家某些教条主义已经到了几乎无可救药的地步,从脑袋到下水全是教条,无可更改的教条,除了火葬场谁也活不了。他们的教条比斑马的还多,谁要改了他一条,比说他是婊子养的还让他生气。你呀,就成全了他们吧。怎么能想象教条主义者没有教条?他们全仗着教条支撑,性命系之。如果马克思在世,他们会为了他本人说过的几句话把他关进疯人院,如果他有不同的理解。他们老说这是命根子呢。

小波的文风

小波的文章中有一种传统写作中十分罕见的自由度,看了没有紧张感,反而有一种飞翔的感觉。他的反讽风格实在是大手笔,而且是从骨子里出来的,同他的个性生活经历连在一起,不是别人想学就能学得来的。

排比句

排比句是头脑浅薄的人所好,我不用这种东西,这种形式的东西我讨厌。我不用任何形式,我也不喜欢形容词。

媳妇

报上那篇文章则是说“媳妇”(我真恨透了这个词)如何爱干家务事,把一家大大小小、哥哥妹妹之类照顾得多么周到我觉得真要命,真讨厌得要命。这真是亵渎。难道一切美好的诗一样的东西都非得淹在这些粪便里面吗?上帝救救她吧!

追求美的东西

我和你就要努力进取,永不休止。对事业是这样,对美也是这样。有限的一切都不能让人满足,向无限进军中才能让人满足。无限不可能枯燥啊。永远会有新东西在我们面前出现的。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哥白尼又发现了新宇宙,这是一条光荣的荆蒜路。美是无穷的,可怜的就是人的生命、人的活力却是有穷的。可惜我看不到无穷的一切。但是我知道它存在,我向往它。我会老也会死,势必有一天我也会衰老得无力进取。可是我不怕。在什么事物消失之前,我们先要让它存在啊。

手里有本好书在读的日子就像是节日一样。

那一天特别想看见你,你要不来我就像害牙疼一样难熬呢。

你我之间能够做到不后悔已经发生过的一切和不强求还没有发生过的一切吗?

但愿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爱情,爱情,灿烂如云!

麦子熟了,
天天都很热。
等到明天一早,
我就去收割。
我的爱情也成熟了,
很热的是我的心,
但愿你,亲爱的,
就是收割的人!

本文收录于{静风说}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