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圭吾《新参者》读后感

书评1个月前发布 小萝卜头
5 0 0

「新参者」的意思是新来的,在这部小说里说的是被调到基层警察局的警察加贺。

加贺的辖区内一个女人被杀,他从死者屋里的东西分别展开调查,比如吃剩的人形烧和厨房里的两把厨剪,试图通过这些蛛丝马迹而发现凶手。他「执着于那些谁也不在意的细节,即便和案件无关也绝不放过,试图弄清每件事的真相」,他这样做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像大海捞针一般的调查,耗时耗力,后来发现好多线索背后的「心酸的」「无奈的」人情味,但这些对案件侦破并没有意义。

小说写了老街里的仙贝店、日料店、陶瓷店、钟表店、西饼店、民间艺术店,每家店背后都有一段故事。

仙贝店的奶奶患了癌症,家人为了她的健康和保险员一起隐瞒病情,导致保险员被怀疑,发现真相后排除了嫌疑。

日料店的老板让店里的小弟买人形烧送情人,情人不爱吃又怕他扫兴(老板爱吃),于是送给了死者,导致老板被怀疑。其实,老板娘一直知道老板偷情,为了惩罚他,给一个人形烧加了芥末,试图提醒他。后来他们的嫌疑都被排除。

上面的这两段调查都做了无用功,线索断了。

陶瓷店里婆媳矛盾很大,两人都不说话,儿子夹在中间也没有办法。死者帮陶瓷店媳妇买了厨剪,警察调查发现死者买错了剪刀,原来是媳妇为了婆婆吃鲍鱼方便托她偷偷买的食物剪,而不是厨剪,婆婆也准备偷偷买媳妇喜欢的HelloKitty的纪念品。调查结束刑警得到了感悟:「女人是很复杂的,表面上看起来关系不好,实际可能正好相反。作为刑警,我觉得女性的心理最难琢磨。」这条线索又断了。

为什么去调查钟表店?因为死者写了一条日记,里面记录着死的当天遇到了钟表店的老板。深入调查,警察发现老板嘴上说不认这个女儿暗地里却为女儿祈福。这次调查有一点收获,知道了死者也去了保佑生育的寺庙祈福。

这时书已经看了一半了,作者却在写一个个温情的故事,到后来发现和案件都没什么关系。这个警察都在浪费时间啊。

死者经常去一家西饼店,死者认为怀孕的女店员是自己的媳妇,隔三差五的过来,只为默默的守护。后来发现死者认错了店。儿子知道这件事以后,觉悟到了母爱的伟大。这段调查发现了一个重大线索,死者在店里的时候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电话里没有用「敬语」,这为破案提供了关键性的线索。事后警察问死者儿子,死者会对谁说话不用敬语,从而确定了嫌疑人。我看的时候在想,如果这个电话在没有敬语的国家打的话(如我国),就会错过了重要线索了。

警察到了上面儿子提供的嫌疑人的儿子家,发现嫌疑人的孙子在玩一个陀螺,这个陀螺是嫌疑人送的。于是去了民间艺术品店去观察陀螺,把店里面的陀螺全部都买了,最后发现上面有嫌疑人的指纹,说明嫌疑人去过这家民间艺术品店买陀螺。

后来紧跟着陀螺的线索,发现附近还有一家店也卖陀螺,而且陀螺的绳子是捻绳,和死者脖子上的勒痕一致。

警察就是靠这个陀螺确定了凶手,原来凶手作案以后把陀螺绳烧了,把陀螺放在包里,孙子在翻他的包的时候发现了陀螺,吵着要,但是当时没有陀螺绳,他只好答应孙子过几天把陀螺和绳一起带来。然后他去买了一个新的陀螺,把绳子留下来陀螺却扔了,旧陀螺和新绳子就配成一对送给了孙子。这真是疼爱孙子的好爷爷啊,如果不是这个陀螺,也不会被怀疑啊!看的时候我在想,为什么不直接用新的陀螺和新绳子送孙子呢,还把旧的陀螺留在那里?孙子那么小应该没办法区分陀螺的区别吧。而且这里也只能确定这个人偷过陀螺和死者是陀螺绳勒死的,没办法直接确定就是这个人作案的吧。

我觉得这部小说写的不好不坏,每个单独的故事虽然和案件都有关联,但关系都不大,所以读起来不过瘾,紧张感不够,各个故事衔接的不紧,导致情节不连贯,看起来有些单调。

这部小说并不在刻意描写案件的侦破过程,而是主要描写一个个小的故事,展现故事背后的亲情,有点教育味道在里面,很像《解忧杂货店》。

本文收录于{静风说}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