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谷川道雄《隋唐世界帝国的形成》书记

书评1年前 (2023)更新 小萝卜头
424 0 0

读谷川道雄《隋唐世界帝国的形成》书记

今天下午翻完“汗青堂”丛书之一种,日本京都学派的第三代学者谷川道雄的《隋唐世界帝国的形成》,九州出版社2020年11月1版,2022年6月3印,11.2万字。总阅读量第1304本

中国历史在创造秦汉帝国这一最初的高峰后达到了极限,继而发生方向上的转变,其在第二阶段的发展方向上达到的顶点就是隋唐帝国。生成第二方向的重要契机,就是中国周边民族的勃兴,即第一阶段国家的形成。

7 世纪前期,正当日本大步迈向统一国家之际,中国大陆处于隋唐王朝的时代。无论圣德太子的施政,还是大化改新,都试图通过引进隋唐的文化和制度,从而实现日本的国家统一。这一时期中日两个世界的关系极为密切,甚至更确切地说,如果没有中国文明,也就不会有日本统一国家的形成。因此,谈及日本古代国家的形成时,隋唐文化对日本的影响是无论如何不可回避的话题。不仅如此,在民族国家黎明期受到的强烈影响,对塑造今后的日本社会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由此中国第二阶段统一国家的建立与周边世界第一阶段统一国家的形成,就这样被时代的线索紧密联系在了一起,这是当时历史的两个侧面。

初唐文化的一大特色就是站在中国重新统一的时间点上,对魏晋南北朝进行回顾,将各种文化加以综合和概括。不过,唐代对南北朝文化进行综合,这不一定是要否定后者,而是一种延伸。

作为一本写给一般读者的通俗小书,这本书的视角虽然集中于政治史,但并非单纯讨论王朝的更替,而是试图将历史的走向作为从皇帝、官僚、贵族、军团到胡汉下层民众乃至外部东亚世界这个群体的复合结果。

出于对三国的偏爱,关于东汉外戚、宦官和士大夫的政治角色分析,印象深刻,摘录整合以存:

先帝的皇后拥立幼年皇子继位,自己则作为皇太后监护皇帝,这是一个固定的模式。但是,对于皇帝这一公权力而言,幼帝与母后的血亲关系不过是私人关系而已。因此,不得已将政治的实权委托给外戚,这其实是国家权力私权化的第一步。因此,帝国的建立和延续,就是从中央到地方政界到民众生存的乡里社会不断私权化的过程。外戚之所以能够掌握政权,是利用了辅佐幼帝的身份。但是拥立的皇帝一旦成年就要亲政,不愿被外戚摆布,就想要除去外戚势力,而外戚是不会乖乖束手的,于是皇帝最信任的人就只剩下在宫中照顾自己起居的宦官了。清流士大夫攻击宦官政治的首要依据在于,侍奉皇帝私生活的去势男子不应置喙天下的政治,皇帝本应在士大夫的辅佐下亲政。士大夫相信自己才是真正应当肩负国家政治的人物。他们之所以执着于此,是因为这保证了他们通向官场的道路。如此,他们维护名节的种种行为也就不那么纯粹了。

收录于{尺宅杂记} 原文链接原文链接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