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聂荣庆《菌中毒》书记

书评4个月前发布 小萝卜头
16 0 0

每一个5月的开始,又是一年菌中毒的开始,也是新一轮菌中毒故事诞生的开始。这种菌中毒,一方面确实是因为菌当中的一些毒素,造成了一些生理上的中毒反应;另外一方面,更是云南人心理上对菌中毒需求的反应。他们对菌中毒都抱有一种很特殊的想象,他们是这个地球上的一种特别的人群,他们迷恋这种上天赐予的美食,同时又对菌当中的毒素保持着一种又爱又怕的矛盾心理。其实他们还没有吃到这一口菌,就早早进入了一种愉悦的中毒状态。云南人不管走到世界任何地方,只要在这个季节,都会说:“太想吃菌了。”这个时候,就是云南人民集体想为这种美食中毒的时间来到了。(《菌中毒》)

我的童年是在深山里的矿山度过的。那里面有从医院、学校、供应社、食堂到墓地的人生一条龙服务,自成一个孤岛世界。每年雨季,就会有附近农民用提篮或者草帽装满红红绿绿的牛肝菌、红布菌、蓝布菌、鸡枞菌、茅草菌等各种菌子蹲在路边,不需要叫卖,很快就有人来买走。做法差不多都一样,油爆后加入青红椒和大量蒜瓣,焖煮半个小时起锅,爽滑鲜嫩,人间美味。也是每年都听说有人吃菌子中毒,但都没亲眼见过。现在每年到菌子季节,还是想念那一口美味。只是菌子越来越贵,不怎么吃得起,种植的蘑菇又寡淡无味,就渐渐享受不到了。

罗大爹平时永远穿一套蓝色粗麻衣,衣服是对襟的,裤子的裆永远在膝盖位置。无论春夏秋冬,都是一双人字拖,无非冬天加双袜子。有时候我会想,罗旭难道只有一套衣服?因为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世界各地展览开幕等重要场合,他都是这身穿着。其实他是很讲究自己的形象的,他每一次做很多套一模一样的衣裤。(《谷熟菌》)

这个人物倒是和我有点像。我的衣裤也是一旦找到合适的,就一买三五套。作为工作服的校服也是买了五件一样的,以至于虽然天天换,但还是有新生好奇这奇怪的人竟然一个夏天都不换衣服。这种置装穿衣风格,在我来说是最为划算和高效的,因为不用为了“今天穿什么”这个问题去费脑筋,也不用担心今天的穿着是否合适。所求无非“自适”二字。

聂荣庆《菌中毒》,152千字,昨天午睡起来开始看,到晚上11点在枕头上看完。21篇散文,21种菌子,21个人物,21种不同的故事。中信出版社2023年4月1版,2023年8月2印。又一本闲书,购于也闲书局,这个假期闲得好。

收录于{尺宅杂记} 原文链接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