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冯梦龙《喻世明言》书记

书评4个月前发布 小萝卜头
13 0 0

大前天翻完《掌故(第一集)》,晚上枕边书准备继续第二集,但枕头边的书长年差不多有近百本,选择多了点,就随手拿起一本来翻。忘了是哪本,只是因为里面某一页提到“三言二拍”,突然就想再看一遍。翻身下床,从客厅书架上抽下冯梦龙“三言”的《喻世明言》开读。上一次读的版本叫《古今小说》。40篇小说,昨夜枕上读完,新知有三——

第三十三卷《张古老种瓜娶文女》:“雪似三件物事,又有三个神人掌管。那三个神人?姑射真人、周琼姬、董双成。周琼姬掌管芙蓉城;董双成掌管贮雪琉璃净瓶,瓶内盛着数片雪;每遇彤云密布,姑射真人用黄巾箸敲出一片雪来,下一尺瑞雪。”之前读《聊斋志异》,《瞳人语》一篇中有“芙蓉城七郎子的新婚妻子归宁”句。不知“芙蓉城”所在,就考据了一篇《芙蓉城中花冥冥》,得两说,一为欧阳修《六一诗话》:“曼卿卒后,其故人有见之者,云恍忽如梦中,言我今为鬼仙也,所主芙蓉城。”曼卿即是比欧阳修大13岁的石延年。一是后蜀末帝孟昶曾下令在成都城上遍植芙蓉,成都由此得 “蓉城”别称。关于芙蓉城,个人还是比较接受周琼姬一说。

第三十五卷《简帖僧巧骗皇甫妻》中,宇文绶的妻子取笑他屡试不中,以复姓为题的《望江南》作得有趣:公孙恨,端木笔俱收。枉念西门分手处,闻人寄信约深秋。拓拔泪交流。宇文弃,闷驾独孤舟。不望手勾龙虎榜,慕容颜好一齐休。甘分守闾丘。

第四十卷《沈小霞相会出师表》中:明嘉靖间严嵩为相时,“那人姓沈名炼,别号青霞,浙江绍兴人士……因他生性伉直,不肯阿附上官,左迁锦衣卫经历。”历史中的沈炼确是严嵩时人,也确实是被贬为锦衣卫经历,但字纯甫,号青霞山人,先于严嵩十年被陷害而死。电影《绣春刀》两部的主角沈炼亦是锦衣卫,只是活到了明熹宗时期,并在崇祯元年私放了魏忠贤。

上一次看《古今小说》(《喻世明言》初刻本)是三十五年前上小学四五年级的事,繁体竖排。我的文言文和繁体字就是从这些杂七杂八的闲书里启的蒙。不记得当年读来是什么感受,想必相当吃力,因为认字不多的小学生哪里有什么历史基础,对小说手法和通假字也不懂,至多就是半读半猜云里雾里看个闹热。这次再读,就真是看白话小说了。

《喻世明言》,上海古籍出版社“中国古典小说名著丛书”之一种,以明天启初年天许斋本为底本,2012年4月1版1印,41万余字。手上这本,忘了是什么时候淘来的八成新二手书,除封面封底略有磨损,内里几乎没有翻阅过的痕迹。环衬页左下角写有“陆晗哲:生日快乐!2014.09.05”字样,字迹清秀。末页有红色“X东县新华书店图书销售章”一枚,章上县名漫漶不清。想必赠书者与受赠者都是爱书之人。

收录于{尺宅杂记} 原文链接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