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兰昆德拉《不朽》读后感

书评1个月前发布 小萝卜头
9 0 0

看了本米兰昆德拉《不朽》,看得似懂非懂,故事情节比《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还要散漫,作者不想好好地讲故事,而是在讲道理。我不太爱看这样的小说,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少道理,韩寒说过:「懂得好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书中的故事大概分为三个部分,一个是现代的阿涅丝和妹妹洛拉关于爱情和肉体的故事,一个是诗人歌德和贝蒂娜的爱情故事,一个是画家鲁本斯和他的众多情妇的故事。

虽然整本书没看懂,但是有些片段还是有所感触的,现摘录如下。

两个人睡在一个床上就是相互牺牲。

夫妻共用的床:婚姻的祭坛。说起祭坛,就要提到牺牲。就是在这张床上他们相互做出了牺牲:两个人都睡不着,一个人的呼吸声影响另一个人入睡;大家都往床边移让出中间一大块空档。一个人假装睡着,想让另一个放心入睡,不必担心翻身时打扰自己。唉,另一个根本不想利用这个机会,他也装作睡着了(为了同样的理由),不敢动弹。睡不着,还不能动弹:夫妻共用的床啊!

世俗的不朽、诗歌和清净。

世俗的不朽,是指死后仍留在后人记忆中的那些人的不朽。任何人都能得到这种伟大程度不等、时间长短不一的不朽,每个人从青少年时代起就开始向往。

死人和不朽是一对难舍难分的情人。

诗歌的使命是是生存的某一瞬间成为永恒,并且值得成为难以承受的思念之痛。

清净就是不被人注视的那种温馨感觉。

艺术家和政治家才能永垂不朽。

对不朽来说,人是不平等的。必须区别小的不朽和大的不朽。小的不朽是指一个人在认识他的人心中留下了回忆;大的不朽是指一个人在不认识的人心中留下了回忆。有些工作可以一下子使人得到大的不朽,当然这是没有把握的,甚至是非常困难的,但又无可争辩地是可能的:那就是艺术家和政治家。

贝多芬的叛逆和歌德的奴性。

在那里他(贝多芬)第一次遇见歌德。他们正沿着一条林阴道一起散步,突然看到皇后出现在他们面前,还有陪伴她的家人和宫廷人员。一看到这列人,歌德不再听贝多芬讲话,他站住身,闪在一旁,脱下了帽子。贝多芬却把自己的帽子往下拉了拉,皱了皱他又长又浓的眉毛,毫不减速地朝那些贵族走去。那些贵族倒是站定了,让他过去,并向他致敬。随后他才回过身来,等待歌德,并向歌德谈了对他这种奴性举止的想法。

贝多芬是一个具有叛逆性格的人,他帽子戴得紧紧的,反抄着手往前走;歌德是个奴性的人,他让在大路的一侧,点头哈腰。

本文收录于{静风说}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