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马伯庸《长安的荔枝》书记

李善德考上公务员已十九年,但因为不善经营各种关系,就算是在都城天子脚下,四十二岁了也只是个从九品下的司农寺上林署监事,一个小得不能再小已经算不得是官的官。

为了安顿妻女,为了一家人能在长安有一个家,李善德一咬牙罄尽积蓄付了30%首付,贷款两百万(贯),本息结算三百九十二万(贯)买下一处四环外的二手房。办妥手续本以为只要勤勤恳恳就能慢慢还清欠款,谁知被上司和同事设计揽下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为贵妃庆祝生日,从五千里外的岭南运送鲜荔枝入京,而荔枝采摘下树三日即腐。

李善德被迫不可为而为之,放手一搏,还有一丝渺茫的机会,否则刚准备开始的新生活就要戛然而止——自己身首异处,妻女因为负债而被卖为奴。“就算失败,我也想知道,自己倒在距离终点多远的地方。”

最终,当然是“一骑红尘妃子笑”,但各种艰辛,活生生一部当下职场社畜拼了命才险险上岸的“纪实”。一将功成万骨枯,千古艰难唯做事。“流程那种东西,是弱者才要遵守的规矩。”奔忙一场,职务、地位高于自己者若心存歹意,定死无葬身之地;若尚念及一丝人情,抬手也便救了。生死与否,皆操于那些神仙,自己没半点掌握,直如柳絮浮萍。可叹我却是一个凡事要讲规矩的人,所以职场混不下,商场呆不得,乡镇幽居,不与人来往,于我于人皆得一点自在安宁。

马伯庸《长安的荔枝》,湖南文艺出版社2022年10月1版1印,11.8万字,昨天日暮时分收到,今日午后读完。继《显微镜下的大明》、《风起陇西》、《三国机密》之后的第四本马伯庸

收录于{尺宅杂记}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