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米兰昆德拉《生活在别处》书记

在读米兰昆德拉的《生活在别处》前,我已经抱了不好读懂的想法,之前在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和《不朽》时看得很痛苦,故事情节不连贯,作者讲着讲着就发散了出去,讲了一堆的理论,等回来继续讲故事时,我都接不上了。可能我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写法,也可能这部小说本身的故事很精彩,这次读《生活在别处》觉得很好,很快就看完了。

米兰昆德拉的小说吸引我的地方是,书中描写了与我们目前生活相似的生活和制度,我想看看主人公在那样的环境下是怎样地生活和挣扎的。

这部小说的时间放在1940年代,男主和妈妈家是资产阶级,后来遇到了社会主义改造,家里的商店被充公,但住的别墅竟然还能继续住下去,生活也没多大的影响,该上大学上大学,该当工人当工人。

男主的妈妈是个「儿宝妈」,从小溺爱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认定孩子是诗人,在他身上寄托了很大的希望,对他的生活进行着无微不至地照顾。有极强的控制欲,生怕儿子抛弃她。

男主小的时候很乖,长大了很想表现自己,积极融入新的社会,厌恶旧的社会和制度。为了出名,先是写各样的宣传标语,后来写诗向杂志投稿。之后遇到了一个长得丑,自己并不喜欢,但很好控制的商店服务员女朋友,渐渐地厌倦了,于是就抛弃了她。用现在的看法来说,男主就是一个不成熟的渣男。后来被一个漂亮的女人抛弃,患病而死。

这部小说故事还算好看,人物不多,主要讲述了男主的成长和思想的变化。书中有大量的诗歌,我没怎么看懂(我不喜欢读诗),不过觉得以下的论述很有意思:

在诗歌这片领地上,所有的话都是真理。诗人昨天说:「生命就像哭泣一样无用」,他今天说:「生命就像笑容一样快乐」,每回都是他有道理。他今天说:「一切都结束了,在寂静中沉没」,明天他又会说:「什么都没有结束,一切都在永恒地回响」,而两句话都是真的。诗人根本不需要证明;惟一的证明就取决于他的激情的程度。

本文收录于{静风说}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