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世说新语》随记三:月之瞳与向子期入洛

书评10个月前发布 小萝卜头
99 0 0

《世说新语》“言语第二”第二则,记徐稺事:徐孺子年九岁,尝月下戏。人语之曰:“若令月中无物,当极明邪?”徐曰:“不然,譬如人眼中有瞳子,无此必不明。”

张㧑之将“不然,譬如人眼中有瞳子,无此必不明。”译为“不是这样,譬如人眼睛中有瞳人,如果没有瞳人一定不明亮了。”将“瞳子”译作“瞳人”,我认为这又是一处错译。如果“瞳人”是指《聊斋志异》中《瞳人语》长安书生方栋所遇瞳中人奇事,徐稺是东汉末年名士,《聊斋志异》最早的抄本在清代康熙年间开始流传,中间距离近1500年,译者的“时差”还没倒过来。如果不是倒时差,那就是错将“仁”作“人”,应为“瞳仁”而不是“瞳人”。

《世说新语》“言语第二”第十七则,记向秀事:嵇中散既被诛,向子期举郡计入洛,文王引进,问曰:“闻君有箕山之志,何以在此?”对曰:“巢、许狷介之士,不足多慕。”王大咨嗟。

张㧑之将“向子期举郡计入洛”译为“向秀应郡的荐举,偕同上计吏到了洛阳。”这是目前我在张㧑之译注版《世说新语》里读到的第三处错译。景元四年(263年)嵇康、吕安被司马昭害死后,竹林七贤之一的向秀不是“应郡的荐举,偕同上计吏到了洛阳”,而应是接受了郡里的荐举,担任当年郡中的上计吏去到洛阳。汉时,地方官在年终将户口、垦田、钱谷出入数字,编成计簿呈交国家称为上计。入京递交计簿这份地方年终报告的官员称“上计吏”。这一年,向秀不是偕同上计吏到了洛阳,而是向秀自己就是上计吏。

收录于{尺宅杂记} 原文链接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