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世说新语》随记:衣冠禽兽邓伯道

书评10个月前发布 小萝卜头
143 0 0

《世说新语》又名《世说》,共36门1130则。所记上起于秦末的陈婴和他的母亲,下至南朝宋文帝时的谢灵运和孔淳之,但绝大部分篇幅记的是东汉末到刘宋初近三百年间的人和事。这些人物故事,过去零零碎碎读过一点,最多也就百余则,上课也用到一点。上周开始,决心用碎片时间一则一则读,希望今年之内能够读完。

发心读这本书也没有什么目的,就只是想专注做一件事,读一本书,写写字,听听音乐唱唱歌。反正人都是要死的,在去死的路上,还能看到一些别人、别样的活法和死法,这一辈子也还算是有趣。最近常常在思考,我竟还留在这世间,是为了什么。或许是因为我还欠了一些书没有读罢?!

读的这个版本,是上海古籍出版社以清光绪年间王先谦思贤讲舍本为底本,校以《四部丛刊》影印明嘉趣堂本和日本影印宋绍兴刻本,由长期从事汉语言文学的教学、古籍整理及研究、辞书编纂工作的张㧑之译注本。2012年8月1版,2016年10月10印。53.2万字。从7月1日算起,今年还有6个月,至少180天。只按100天算,一天也只需要读5000字就行了。

“德行第一”中第二十八则,记邓攸事“邓攸始避难,于道中弃己子,全弟子。既过江,取一妾,甚宠爱。历年后讯其所由,妾具说是北人遭乱,忆父母姓名,乃攸之甥也。攸素有德业,言行无玷,闻之哀恨终身,遂不复畜妾。”

邓攸(? — 326年),字伯道,平阳襄陵(今山西襄汾东北)人。为河东太守时逢西晋永嘉之乱,被石勒俘虏。逃离后渡江南下,官至东晋尚书左仆射。

“邓攸始避难,于道中弃己子,全弟子。”说的是邓攸从石勒处逃离后《晋书·邓攸传》中所记:“以牛马负妻子而逃。又遇贼,掠其牛马,步走,担其儿及其弟子绥。度不能两全,乃谓其妻曰:‘吾弟早亡,唯有一息,理不可绝,止应自弃我儿耳。幸而得存,我后当有子。’妻泣而从之,乃弃之。其子朝弃而暮及。明日,攸系之于树而去。”邓攸的这番言行根本不配作为一个人。兵荒马乱中以牛马驮着妻儿子侄南逃,途中又遇到强盗,将牛马抢走,只好担子里挑着自己的儿子和弟弟的遗孤邓绥步行继续南逃。在这种情况下,他自忖不能同时带着两个孩子成功逃命,便对妻子说:“我弟弟早死,只有这一个儿子,按理不能使他家绝嗣,只能舍弃我们自己的儿子。如果我们能够幸存,将来一定能再生儿子的。”妻子哭着答应了。但邓攸的儿子在早上被遗弃后,却总是拼命在日暮时分追上父母。这么小的孩子,这么拼命想活下来,唯一能做的就是依靠在父母身边,并努力证明自己不是累赘,可最终邓攸还是将他遗弃。但凡还有一点点恻隐之心,放他一条生路,让他自生自灭,老天怜悯,或许还能活下来。可邓攸为了不让他再追上来,竟然将这个幼子绑在树上,带着妻子与侄子离去。这就是直接杀死了这个孩子。何其残忍!简直禽兽不如。

“既过江,取一妾,甚宠爱。历年后讯其所由,妾具说是北人遭乱,忆父母姓名,乃攸之甥也。”抛弃儿子成功逃到长江以南后,邓攸又做了官,生活好起来就想生儿子了,于是娶一妾,甚宠爱。多年以后询问她的身世,小妾详细说了自己的家世,说自己原是长江以北人士,因遭遇战乱南下过江避祸。说到父母的姓名,这小妾竟然是邓攸的外甥女。纳妾就算是买来的,也会问问姓甚名谁何来何往,怎么会宠爱多年才想起问身世?如果连宠爱之人的身世都不知道,这就非关情感,只是肉体关系了。如此一来,邓攸不但虚伪不伦,还见色忘义。

“攸素有德业,言行无玷,闻之哀恨终身,遂不复畜妾。”邓攸一向很有德行,一言一行都没有污点,听到小妾竟然是自己的外甥女,十分哀伤悔恨,从此至死都没有再纳妾。这简直是瞎扯淡。比真坏人还可怕的,就是邓攸这样的衣冠禽兽。还真就应了那句话——道貌岸然的往往衣冠禽兽。不过好在天道轮回,因果循环,邓攸抛弃幼子后,就再没有儿子,绝嗣了。时人云:“天道无知,使邓伯道无儿。”后人还用“伯道无儿”、“邓攸无子”、“邓家无子”、“伯道之忧”等成语表示对他人无子的叹息。这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啊?!在我看来,这才是天道有知。给你儿子,你不要,还遗弃、杀死他。等你想起来要了,没了,不给了。邓攸这样虚伪、不伦、见色忘义、残忍、道德沦丧、禽兽不如的人,竟然收录在以道德和品行为人之榜样的“德行”门中。我看应该把他移入虚伪欺诈的“假谲”门中才对。

收录于{尺宅杂记} 原文链接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